www.4155.vip-mg娱乐登录地址 > 诗歌 > 英雄救美

原标题:英雄救美

浏览次数:177 时间:2020-01-13


  李国杰认识沙束媚的时候,沙束媚是钟山区人民医院的一个小护士。
  认识小护士,把她们弄到手,哄上床,然后让她们成为自己的妻子,为自己生孩子,这是李国杰和他那一帮同学的人生愿望。
  最开始走这一条路的,是齐快武。这个家伙长得方正,浓眉大眼的,而且皮肤白净。但他到机务段没有多久,就生病了,住院了。
  这是一件让人同情的事。大家买了水果、牛奶去看望齐快武。去了以后,他们不觉得同情了,而是羡慕。齐快武在医院里没有几天,就跟一个女孩子眉来眼去了。
  齐快武走出了第一步,然后就有更多的人走出第二步。有生病的,有看望病人的,他们像苍蝇一样围着医院转来转去。
  有人在医院的消毒水里找到了爱情,有人在白大褂之间找到了“痛苦”。李国杰跟着大家一起进进出出医院很多次,爱情的边都没有摸到。
  当抓住了沙束媚的眼神,李国杰几乎要“疯”了。他的心跳加快,脸涨得通红,李国杰的声音都在打颤。
  “一起去吃个饭。”
  “不去。”内科护士沙束媚低着头干活。
  “为什么不去?白吃。白痴。白瓷。哦,不吃白不吃啊!”李国杰有些语无伦次。
  “没有白吃的饭。”沙束媚挤开李国杰挡住的身体,抬着盘子往外走。盘子里摆放着药水、针管、体温计等等。
  “你总得吃饭吧?你如果觉得不合适,可以AA制啊!等我结账以后,你把钱给我呀!”
  “有人结账了,我还给钱,我傻啊!”沙束媚抬起头来,对着李国杰翻了一个白眼。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白眼,李国杰就觉得很幸福了。
  “你当然不傻,是我傻。傻到要先结账,为什么不先找你要了钱,再去结账呢?”
  “你不去结账就找我要钱,你准备找我要多少?多了怎么办?少了怎么办?你傻啊!还是我傻呀?”
  李国杰不是傻,而是精明。
  “呵呵。呵呵。”李国杰抠着后脑勺笑。
  李国杰跟沙束媚提这样的要求,被拒绝了。他并不以为是被拒绝。到下班的时候,李国杰就守在医院门口,在下班的人丛中,很自信地走到沙束媚的身边去。
  “我们去花园路吃‘神鸡妙涮’,我订好位置了。”
  李国杰往沙束媚身边走近时,从医院里出来的刚下班的人纷纷为李国杰让开一段距离。
  “谁同意跟你去啦?”又是一个白眼。
  “这家馆子,巧妙地借用了一个成语。但是我觉得很别扭,用得不够真诚,我觉得有些恶心。当然,他们那里的鸡肉,听说味道还不错。”
  “我不去,要去你去。”还是一个白眼。
  “我们坐出租车去。”李国杰傍在沙束媚身边,脸上的笑始终软绵绵的,恍然沙束媚对他不是翻的白眼,而是一个一个的媚眼,让他欣喜一般。“吃了饭,我们还可以到笔架山公园转一圈。”
  “那里有笔架山公园?”沙束媚的白眼只翻了半圈。
  “那里肯定有公园,要不怎么叫公园路?”李国杰很傻很天真地说。
  “叫公园路就是笔架山公园?”
  说话的时候,并不影响一辆出租车在他们身边停下来。李国杰拉开车门,像驱赶羊子进圈一般,把沙束媚送上了出租车。
  李国杰坐在沙束媚身边,出租车司机无声地将车滑出去。李国杰说,“公园路。神鸡妙涮。难道那里没有笔架山公园?公园搬家啦?什么时候搬的?”
  “你到底去哪里?”出租车司机车速慢下来,有些奇怪地问,“公园路神鸡妙涮,还是笔架山公园?”
  “不是一个地方吗?”
  “一个在南。一个在北。”沙束媚说,“去吃饭,当然去公园路神鸡妙涮。”
  司机不再说话,专心开车。李国杰在心里呵呵直笑,难道他真的不知道笔架山公园和公园路神鸡妙涮是南辕北辙吗?不过一个小小的“失误”,就让沙束媚的白眼翻得不那么利索了。
  “哇呀,一个在南一个在北?为什么会这样呢?难道公园路上没有公园?真正的公园又不在公园路上?好奇怪哦?”李国杰夸张地说。
  “有什么可奇怪的呀!”沙束媚有些得意地说,“公园路上当初是有一个公园的,不过不大,后来城市发展,把公园挤占了。过去的公园叫沙堆公园。至于笔架山公园,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地方。”
  难道就你知道这些?李国杰心中暗暗好笑,他心中的话是一套,从嘴里流出来的又是另一套。
  “哎呀,哎呀,一个公园就这样没有啦?好可惜哦!”
  “是啊!很可惜,有什么办法呢?”沙束媚不知不觉站在一个心理的高端,在俯视李国杰似的,“很多城市都是以发展房地产为主,谁管你什么公园花园的?”
  “沙堆公园?被海水冲走的公园。”李国杰傻乎乎地说,“名字取成这样,难怪会被挤占。”
  出租车已经停下了。他们还在说话,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目的地就在旁边了。司机也不说话,静静等待了十几秒。
  “哦,哦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李国杰连忙从身上摸出钱付了车费,然后打开车门,把沙束媚带下车,带上在路边的“神鸡妙涮”。
  这是一家以鸡肉为主的火锅店,跟遍大街的什么辣子鸡火锅,荞饭鸡火锅,洋芋鸡火锅等等没有什么区别。但这个名字取得巧,透着那么一股精明。
  来这里吃饭,也就是吃饭而已,谁会去琢磨一个名字呢?对于李国杰不一样,他来这里吃饭,通过一系列的言语,慢慢消融了他跟沙束媚之间的“白眼”。
  当然,要让沙束媚认可他,绝不可能这么容易。
  
  二
  
  在来贵州六盘水之前,李国杰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木匠。他做家具的手艺不怎么样,但会做音响。他做的音响,水平很高。
  如果不当工人,而是当一个农民,李国杰也不会饿死,甚至可能生活得比现在更好。靠着一门手艺,在哪里不能打工,不能挣钱?
  不当农民,选择当工人,是李国杰父亲的意见。这个意见很坚决,不能让一个铁饭碗就这样砸掉了。李国杰的父亲过去是一个修铁路的工人,几乎很少回家。家里的大哥二哥三姐都结婚了,生孩子了,李国杰曾经处过两个女朋友,都吹了。正在处第三个,他父亲说找老婆的事缓一缓,去当工人。
  李国杰和他的那帮同学都是以跟父母“轮换”的形式参加工作的,文化程度都不高,相互之间年龄差距也比较大。到了铁路,铁路局为了提高他们的文化,让他们先去读了三年书。然后就被分到偏远的高原城市六盘水来了。
  刚来的时候,他们这帮同学很不满意,认为他们应该到大城市成都上班,闹了一阵。闹也没有闹几天,很快就散了。他这帮同学,没有一个人是大城市来的,最好的也就是一个县城而已。农村来的,能在城市里驻下足就不错了。六盘水好歹也是一个市,比县城行政级别高的城市。
  曾经都当过农民,都有着农民式的狡黠。他们开始迅速地进入城市,与城市生活融入一体。找老婆,找个有工作的老婆,找个漂亮的老婆,建立自己的家庭,幸福快活地生活,比任何“胡闹”都有价值。
  找一个老婆,安心在这里工作。这是一个已经迟了几年的事了。但是,到了这个城市,受外貌的影响,他还是迟到了。
  李国杰知道自己在外貌是不占任何优势的,他太普通了。非常普通的一米六五的个子,非常普通的一张圆饼脸,非常普通的一双咪咪眼,非常普通的一个塌鼻子。这就是他进出医院很多次,没有任何女孩子理会他的原因。
  外貌是重要的,比起信心来还是其次。李国杰认为,只要在医院里转下去,他总会有所收获的。外貌这个东西,他只是普通而已,并不是比夸西莫多更丑。即使是现实环境中,相比起他的某些同学来说,他的外貌不是最差的,他不应该自暴自弃。
  医院里对这帮“闯入者”,最初是带着好奇的观望。有了几个相貌堂堂的成功者以后,他们又受到一些欢迎和鼓励。等到像李国杰这样的普通平凡者越聚越多以后,他们就觉得厌烦了,冷漠地对待这些苍蝇一样的追求者。
  一个小小的医院,里面的资源不多,像齐快武那样的优秀分子下手快的,还可以挑选一下,而到了李国杰这样的进去,几乎没有剩下的了。即使剩下的,质量也不好,还对他们挑三拣四的。
  有些人觉得挑无可挑了,就会选择,转而到其他地方去进攻。世界很大,不止医院一个地方有女孩子可以追求。
  李国杰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?他是习惯了这里的味道,这里的氛围,而且他的肠炎,确实成了一个久治不愈的毛病。
  经常往这里跑,眼睛习惯性地往那些护士身上瞟。这种瞟来瞟去的目光,就混合成一种淫邪的棍子,凶狠地抽打医院的女孩子。李国杰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早已将欲望外泄,他还陷在自我的期望世界里。这个世界白色弥漫,像淡淡的乳雾一样漂浮,让他常常产生一种幻觉。觉得那些拿着针头的护士,是给他送秋波。
  肠炎能怎么样?吃点药,吃清淡一些,少吃辣椒。还能怎么治疗?药方已经有了,药也可以在外面的药店去买。李国杰还是停不了到医院去的路。
  李国杰央求医生,“给我输液吧!给我打针。”
  “你神经病。”
  “神经病要不要输液,要不要打针?”
  输液和打针,就会有护士柔嫩的手触摸到他的皮肤上。那种感觉,那种舒爽,心里的那种低级的意淫,由此延伸的如丝绸般光滑的快感。啊,啊,啊——想着想着,就忍不住想喊叫起来。
  一双色迷迷的眼睛,一张无赖的嘴脸,怎么会不让人厌烦。
  李国杰几乎成了一只盘旋在医院上空的苍蝇,很多人恨不得用“敌杀死”将他喷死。那些已经成为他同学的女朋友的护士小姐们忍不住提醒李国杰。
  “国杰,医院里的女孩子,都有主啦?”
  “有主,有主,我知道的。难道没有漏网的吗?我是等着捡漏网的。”
  “难道我们都是鱼吗?你这话说得。”
  “不是鱼。不是鱼。但也是鱼。美人鱼。”
  “不要贫嘴了。你该去其他地方找找。我听说前几天有人给你介绍了一个在矿务局上班的?你不去那里多用一些心,跑到这里来做无用功?”
  “我不喜欢矿务局那种地方。我知道,医院已经不适合我来找女朋友了。”
  “你知道还往医院里钻?”
  “我来看病。我有肠炎,不能去你们医院治?”
  “国杰,你怎么还不明白,你已经成为讨厌的代名词,这对你的名声没有好处。”
  “名声?干嘛会影响到我的名声?我不过就在你们医院看看病,我怎么就失掉了名声?我是耍流氓啦,还是强奸了人,再或者是偷盗啦,抢劫啦,杀人啦?”
  “没有。都没有。”好心的朱美琪脸涨得微微发红。她有些后悔提醒李国杰,自己的好心在李国杰的眼里已经成了驴肝肺。
  “既然没有,我就有权利去看病。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,想怎么看就怎么看。”
  “看看看,你看,你看。”朱美琪已经气得不行。
  “你别生气呀,我们在讲理不是。这个世界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,你说对吧!”
  朱美琪已经不想说“对”了,她转过身就走了。
  朱美琪是齐快武的女朋友。
  跟自己那帮同学在一起的时候,那些同学也旁敲侧击地劝过李国杰。那些话都比较隐晦,含沙射影似的,不会像朱美琪这样直白。隐晦的话李国杰也能听出来意思。他们不仅劝说,还给他介绍别处的女孩子认识,都希望李国杰从医院的空间里消隐。
  似乎,李国杰成了这个群体身上的一个污点,都想尽快一洗了之。大家心里越是这样想,李国杰越要往那里跑,他成心想恶心一下这些人,在恶心这些同学时,他心里觉得有恶意的快乐。
  没想到,他在晃荡的时候,居然会真的有收获。这样的收获,让他激动异常。
  他遇到沙束媚,是因为沙束媚有一段时间在外地的医院进修,李国杰他们像筛子一样筛着医院的女孩时,她不在场。
  沙束媚的出现,让李国杰心跳加速,感觉很激动。他在跟沙束媚接触过程中,整个身体的肌肉都是绷紧的。
  当周围的人发现李国杰的目标是沙束媚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看好这件事,都觉得一朵鲜花不可能插到牛粪上去。
  
  三
  
  开始黏巴上沙束媚,李国杰觉得自己的魂都要丢了。他整个的心,都在沙束媚身上。脑子里就像贴着一张电影画报,随时都在看,随时都在想。
  沙束媚的嘴呀,微微一撇,多么妩媚。那双眼睛,如此风情,如此娇俏,像一首委婉多情的歌。她的身材,像春风中的柳条,随风飘舞。啊,啊,啊,李国杰忍不住想做诗一首。
  诗,当然做不出来。李国杰的整个心窍,像被岩石堵住了,不可能流泻出美妙的诗句来。不过,恋爱中的人,总会有诗情的。
  跟沙束媚交往,开始于“神鸡妙涮”,继续于各种吃,各种玩和各种逛。
  只要李国杰不需要奔波在铁路线上,他走下火车,就有去找沙束媚的冲动。他休息的时候,沙束媚正在上班的时候居多,他可以继续去医院治疗他的肠炎。
  吃了“神鸡妙涮”的鸡,他的肠炎早就治愈了。但他还是挂一个号,坐在医生对面,跟医生描述自己的病情。
  “你不需要来了。”
  “需要。”
  “你每次来,讲的都一样,我给你开的药方也一样。你照着那个药方去买药,自己吃就行了。我的知识,我的能力,不值得你再花钱了。”

本文由www.4155.vip-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,转载请注明出处:英雄救美

关键词:

上一篇:似梦非梦

下一篇:没有了